您的位置: 巴南信息港 > 科技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四十九章 风尘女 泼皮子 斯文人

发布时间:2019-10-10 12:13:11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四十九章 风尘女 泼皮子 斯文人

夜色升,雾起,如墨染,在水中浸开。

花灯节在夜色爬上头起,便已经开始。

人流如织,灯火通明。

虽没有古时秦淮河边的“一园灯火从天降,万片珊瑚驾海来”的大气,却自有“百花疑吐夜,四照似含春”的小家碧玉。

河岸两边,五颜六色的灯光映射在浓雾中,渲染出五彩的光晕,朦胧似彩霞,引得游人惊喜称叹。

河中,已有一盏盏花灯在夜色清水中绽放,将幽暗的翡翠河点缀出点点颜色,慢慢随着涟漪游移,往远方云雾幽深处随行。

莲花灯、船舟灯........多姿多彩。

翡翠河岸,一处花灯摊,摊主是个二十七八岁的斯文人。

何为斯文人?

一身白白净净,谈吐斯文,正与前来买花灯的人,舞文弄墨,解释着各种花灯所代表的意思,说话举止都有一股淡淡的所谓书生气。

“这是鸳鸯灯,古人常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正适合你们这些小情侣。”

“这是龙舟花灯,浅水不困飞龙,若是求个事业顺心意,可以买这个。”

“这是观音莲花灯,观音送子,求子得应,小夫妻可以买这个。”

“........”

这“斯文人”与来往的客人点头微笑,耐心一一解释和推荐。

每种花灯,都有不同的寓意,里面自有文化韵味所在。

许是这摊主说话儒雅,态度亲切,自带一股气质,或许长得斯文白净,剑眉星目,这个花灯摊的生意要比周围的热闹上许多。

还多是些如花蝴蝶般的姑娘们。

“帅哥,有wei信号没,加个呗,我们几个姐妹次从省城来这里看灯会,人生地不熟,要不等会帅哥带我们转转!”

有一位城里来的短发女游客,寒夜里一副高跟丝袜,碧波ru浪,眼睛亮晶晶地冲着这位摊主笑,娇声嗲气,眉间自带一股风骚。

旁边,还有两个打扮时髦,妆色艳俗的女人,一听,娇笑连连。

“小丽你个骚蹄子,想勾搭人家帅哥上chuang就直说,还说的这么委婉,你丫明明就是本地人好不好。”

一个抹着红唇,穿着黑色连衣裙,外面套着毛皮披肩的女子笑着打趣了叫小丽的短发女人一声,随后眼睛冒水,勾了勾那位颇有气质的帅气摊主一眼。

说话颇为露骨,让周围人面色不自然。

“就是,就是!”另一位“凶气”逼人的女子也跟着笑闹。

三个女子竟当街调戏起那位摊主来,周围有不少人皱眉,一副好皮囊,良家女子不当,风尘气太重了些。

“好啊。”

那男子听了,眼睛微眯,随后轻轻一笑,“我出一道灯谜,只要美女你猜对了,就可以。”

摊主面对漂亮女客人明目张胆的“约”,脸色不惊,眸子里带着丝丝笑意。

“好啊,帅哥你说!”

短发美女眉眼笑眯眯,丝毫不觉得自己一个女人倒贴男人有什么臊得慌。

毕竟,这小老板是真的帅,还有气质,若是勾搭上了......。

短发女人心里想的美滋滋,眉眼间的风骚更浓,其余同行的两个女人,也时不时对这位帅气摊主脸上勾上一眼。

“很简单,一句词!”

“一晌贪欢尽,不识枕边人。”

男子看着这三位女子淡淡笑道。

这话一出,周围瞬间有人笑出了声。

有人明白了男子话中的意思。

短发女子三人先是一阵疑惑,紧接着在周围越来越多的笑声中面红耳赤起来

“你TM什么意思?说我们水性杨花?”

短发女子恼羞成怒,脸红脖子粗地指着男子,爆了粗口,形象瞬间不在。

其余两个女人怒地把他摊子上几个花灯撕扯了一通,甩了出去。

像撒泼的泼妇。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

刚才还斯文儒雅的摊主,此时嘴唇上弯,笑了笑,抱着手臂,目光带着丝戏谑。

和刚才气质判若两人。

三个女人立马爆发了。

而此时,在摊子不远处,几个三水县有名的泼皮,正赶着热闹的花灯会,瞧着城里来的大批美女,嘴上耍着花花,时不时还游手好闲上去调戏几下,乐得自在。

摊子的动静引了人围观,几个泼皮见了,也凑了上去。

“让开,让开!”

几个泼皮痞里痞气地推开人群,自己进了里面。

“啥事这么热闹?”

为首的泼皮是个皮肤很黑的汉子,嘴巴有点歪,不过眼睛是个三角眼,看起来比较阴狠。

他进来,一眼就看见三个打扮粉气的女人在撒泼,立马眼睛一亮。这三个丝袜货色,他很中意,凶气大。

“看我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这泼皮脑子里瞬间转了些歪心思,还暗自得意。

待他又转眼看清“准备要倒霉”的摊主时,三角眼一惊。

正好,那摊主如星闪亮的眸子也转了过来,与他对上了一眼,嘴角竟还弯了弯。

黑泼皮脸皮忍不住抖了抖,然后眼睛转到了正在撒泼的三个女人身上,刚才还暧昧的眼神瞬间爬上了痞气。

“住手,你们三个泼妇!”

黑泼皮出声大喝,像古代大侠一般,只是把“贼人”换成了“泼妇”,还喊得颇有腔调。

“你管老娘干嘛,黑癞子,滚一边去。”

要疯的短发美女瞪着狐狸眼,破口大骂。

黑泼皮瞬间大怒,三水县这块地什么时候他还做不了主了,一巴掌就把人短发美女扇的头晕,转眼就哭了起来。

三个女人瞬间就安静了,面色惊惶地看着围上来的几个泼皮。

“我说你们几个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三水县也不打听打听我黑老九的名号。这大过节的,和和气气多好,出来耍什么疯,人家做生意不容易,大家说是不是?”

黑泼皮头一回“主持公道”,一身痞气加上他口里的话,总雨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周围认识这三水县有名泼皮的人,觉得惊疑,什么时候泼皮也出来主持正义了?

还有人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

不过此时,三个女人见了几个痞气十足的泼皮,哪还敢凶的起来,灰溜溜地走了。

这时,却见黑泼皮脸上的凶气褪尽,走到那始终淡定自如的摊主近前,换上一脸贱兮兮的笑容,规规矩矩地喊了声。

“王老师好,您忙呢!”

身后其他几个泼皮,也是一样,哪还有刚才的痞气,像个乖头笼脑的学生一般,也齐齐喊了那男子一声王老师。

(下班晚了些,见谅,,,,,,)

北京精索静脉曲张去医院
贵州牛皮癣专科哪家看的好
合肥哪家治癫痫病
江苏前列腺增生的治疗方法
太原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