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田朴珺努力让王石变成田的男人

2018-11-30 20:01:20

田朴珺:努力让王石变成“田的男人”,

2013年,上贴出田朴珺和王石在剑桥喝咖啡的照片。@信睿客 图

做独立的女友,不会小鸟依亾

即便是与中国着名的房地产商在一起,田朴珺依然保持着经济上的独立。这是她认为女性保持独立的重要条件之一,另外一条是思想上的独立。当初她在纽约买房的时候,曾经因为不好贷款,动过让王石帮忙的念头。但那时刚好接了一个广告的王石,一向都是将这种收入捐赠的。田朴珺立即表示十分支持,自己安心做起了房奴。直到今天,两个人经济能力上都是平等的,彼此不花对方什么钱。

田朴珺总结了一套具有独立人格女友应该做的“行为准则”,其中包括“不会小鸟依人腻在你身旁”、“不会监督你的行踪”等,重要的一条是“工作永远比男友或老公重要”。

“我喜欢掌控自己、不依附他人的感觉,让我非常有安全感。”田朴珺说,“有他没他,我都能活”。

在演讲和采访中,田朴珺曾经多次呼吁过女性应该独立。但令她遗憾的是,得到的响应并不多。“你会发现,扎根到骨子里,一部分女生还是觉得,女人应该依靠男人。你会觉得你的难,其实不是说你需要得到男人的认可,而是需要女性有这种共鸣,知道自己应该独立。”

事实上,十年前的田朴珺,也像妈妈一样,是个想相夫教女过一生的女孩。当时她给自己设定的角色是,为心爱的人居家做饭。“社会总是不停地给我上课”。书中不止一次这样提到。对于那段结束的感情,她并不怨恨男孩绝情,只怨自己当时没有让别人离不开的优势。

而今,田朴珺已经从房地产业赚到了自己的桶金,也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个出成果的项目,就是票房过5亿的《中国合伙人》。当身着礼服的田朴珺以制片人身份出现在影片首映式时,人们才发现,这个年轻女孩,不仅仅是王石身边的女朋友,她有她的事业。

现在,田朴珺的工作室正准备筹拍纪录片《谢谢你,纽约》,还有一档电视剧也在“诞生的曙光”里。

平日里,田朴珺和王石各自忙各自的工作,经常身处不同的国家、城市,能在北京相聚的时光弥足珍贵。王石也曾开玩笑说,自己找了个“男人”回家。

醉心于工作的田朴珺还有个毛病,做事情的时候,不分时间、地点,该行动的时候就按捺不住。熟悉的朋友甚至半夜一两点都会接到她的。“对付我的办法就是关机呀”,田朴珺笑着说,自己现在也有些改变,尽量留言了。

她想对关注自己的人说,“请诸位习惯这样一个,任性倔强的田朴珺。”

2013年5月13日,田朴珺以制片人身份出席《中国合伙人》北京首映式,与主演黄晓明在后台。CFP 资料

对话田朴珺

澎湃:

我注意到你这本书的封面,没有一般腰封上的那些名人推荐,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出版社的意见?

田朴珺:

这是我们沟通的结果。我真的很喜欢自己这本书,是我个人价值观的体现。我的性格是不喜欢求人的,也不喜欢麻烦人。所以一个人就把这本书包办了,从前言到后记,一直到腰封。

澎湃:

我注意到昨天演讲时,你很激动,说了 “That s bull shit”(胡扯)。

田朴珺:

That s bull shit。Right? 因为我没有刻意去给谁留一个好印象。我觉得不需要。这不是一个榜样的时代,没有偶像也没有榜样。我只想展现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我们确实不能跳离这个社会去单独成长,但是我们可以跳离别人的眼光。

澎湃:

你在书中写到了姥姥对你的影响,你觉得她身上那种坚韧的中国女性传统之美,现在这个社会依然需要吗?

田朴珺:

当然,中国女性特别坚强伟大。其实姥姥常跟我说一句话,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包括她告诉我说,小的时候应该多去吃些苦,因为年轻的时候吃苦不算苦。老了吃苦才是真的苦。我姥姥这一篇其实是全书(完成的)一篇。写到她的时候基本上是哭了一礼拜写完的。后来我把这篇文章念给我的朋友听,我的朋友就说了一句话,你有这样的姥姥,有什么委屈不能受。

澎湃:

你呼吁的女性独立,和女权主义有什么区别?

田朴珺:

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这两者(女权主义与独立女性)是有区别的。女权主义者给我的感受就是,好像我们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宰。女权主义者认为这个社会高职位的比例应该是65%对35%。我觉得我是一个女性独立主义者,50%对50%就可以了。(笑)

澎湃:

你说过女人要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经济独立方面,你从事地产业的桶金是如何赚来的?当时的困难是什么?

田朴珺:

那时候是2006年。因为我什么都不会,人家能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我那时候其实是不拿工资的,但我也要有生存的来源。所以我跟老板讲,你做成项目我再拿钱,做不成项目我就不拿钱,就当学经验了。老板当然很高兴。然后我就去上班了,很认真工作。我觉得我没有在帮别人打工。很多时候我们有一种心态,反正我是给人打工的,就无所谓了。就是因为这种心态使得你不进步,不要认为你是给他打工的。每个人说到底都是在为这个社会打工。老板也是在给社会打工。

我自己创业在带团队的时候发现,当老板真的有当老板的苦。现在小孩有很多东西不会,连怎么订机票你都要教她。我就跟公司90后的小孩说,我不怕你不会,我可以教你。我就怕这个人不懂,没有心,“差不离就行了”,这个不是我能教会你的。可能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这个事情你既然做就一定要做好,做不好就要重做。

澎湃:

思想独立方面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下。

田朴珺:

昨天我做了个微访谈,其中被问到多的就是我今年二十几岁,好像时间不多了到底是嫁人还是工作。我觉得没有万金油的答案。我能传递的就是一种独立的精神,就是你要相信自己能掌握命运。

男人在社会生存中压力也非常大,你为什么把你全部的生活压在一个男人身上?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想跑的。当你变成一个独立个体的时候,你会更有魅力地成为另外一半的支撑,才能风雨同舟,走得更远。

澎湃: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在上传播非常广,文章中观点你认同吗?

田朴珺:

部分认同。因为我觉得,为什么这个社会有一点扭曲?因为男权社会,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造成大部分小朋友都是由妈妈带大的,其实就是和一群阿姨带大的。所以男孩大部分是和女生长大的,父爱缺失。尤其这个社会还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体系,往往很难得到一个男性力量在你身边,导致中国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

我觉得这种“男人”不单单是一个性的特征,更多是一种品质的特征,不然你怎么能称得起“男人”这两个字呢。你怎么能成为一家之主呢?

你看我今天穿了裤子,我平时喜欢穿裤子。英国有句谚语,这是家里“穿裤子的人”,意思就是这家做主的人。现在很多女性其实都穿裤子,可是还没有成为这家做主的人。这一天会不会到来?我相信会,但是需要越来越多女性自身的觉醒。

澎湃:

你曾经说自己有梦,什么时候有的?什么时候打消的?

田朴珺:

这个念头有了很久,从小学到中学都有。我小学时候作文拿过奖,全年级考试拿过,语文一直都挺好。我能骄傲的成绩就是语文不错。那时候看觉得这个职业特别高尚。(这个梦想)幻灭是因为我的数学太差了。我严重控诉中国教育体制(笑)。 明明一个文科生,你非要让他考数学。而且现在拉低了英语教育,我真的觉得不合理。因为英语是一个交流工具,是走向全世界的平台。

澎湃:

你写专栏关注度也很高,平时的写作训练是怎样的,近看的三本书是什么?

田朴珺:

我强烈推荐管理学大师德鲁克的散文集《旁观者》。他通过写人来反映当时经济状况。也是我近些年来,我看到的写人物的文章。还有乔布斯当年推荐的一本书《禅的初心》。另外一本我推荐自己的书。(大笑)

澎湃:

你写男闺蜜陈可辛,写褚时健,引发了一些当事人的回应。你后来跟他们两位有没有沟通过?

田朴珺:

二位都是我很尊重的人。我跟褚老不熟,就是像采访一样,五个小时的接触。可能过段时间我还会去看他,他是太值得人敬仰学习的。他告诉我说,做一件事如果做不好,不管大事小事他就睡不好。后来你发现做成事的人都有这个特质。这可能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澎湃:

你说自己在十七岁次客串的时候就看到了表演的谜底,请问这个谜底是什么?

田朴珺:

那个谜底就像运动员。几乎都是到了三十岁左右,运动员的生涯就基本结束了。虽然演员没有那么残酷,但你不能否认演戏也是一个相对青春的行业。那个谜底告诉我,这个行业不会是我干到老,这不是我干一辈子的事。

澎湃: 后面你接戏的话要挑自己喜欢的,会不会一些比较性感的角色就不接了?

田朴珺:

我从来不介意。如果你觉得那是美,你就去展现它,为什么不呢?而且我觉得身体本身就是很美的一部分,你觉得它脏吗?你觉得它脏把它裸露出来也就是脏。如果角色合适,为什么不呢?这就是一个演员,身份赋予你的。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就不要当演员。

澎湃:

你经常被称作 “王的女人”, 你觉得需要怎样才能不只被称作“王的女人”?

田朴珺:

我要努力做到(让王石做)“田的男人”。(大笑)。你看“田”字里面横竖都是一个 “王”,我应该做得比他多才对。

澎湃:

事业上要达到怎样的成绩?

田朴珺:

没想过和他比,因为他太强了。人生就是比马拉松还长的跑步。他是一个毅力比我还要强的人,这点上我非常非常敬佩他。但是我觉得他有他的人生,我有我的人生,希望这种人生有相交性,又有独立性。

澎湃:

你买房不方便贷款的时候,王石为什么不用广告代言之外的收入来帮你?

田朴珺:

其实他有多少收入你们上都能搜到,包括扣税什么的,基本上算是高级白领的收入吧,我的财务能力也并不比他差多少。

澎湃:

就像你助理说的,你比他更富有?

田朴珺:

我没说过这个话。不能这么说吧。反正我们经济能力上,彼此是平等的,我不花你一分钱,当然他也没花我什么钱。那个广告对他来说算是额外收入。他也想过替我还点,帮我分担点压力。毕竟大家都知道,我自己的工作挣钱也不容易。但是他说他认识我之前都是捐的,如果认识我之后不捐了,公司的人会怎么想。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反应就是“你捐,你全捐,你一分都别留”。

澎湃:

你们开始认识大概是什么时候?

田朴珺:

很早了。我可以讲下长江商学院的事情。很多女性会觉得也许能在长江商学院里认识什么大佬。你如果把商学院当成婚介所,那你就想错了。商学院就是商学院,找对象还是去婚介所。总之对我来说,长江不是我认识人、找圈子的地方。(不是认识、寻找伴侣的地方?)不是。而且那时候我去上长江的时候,是我们班小的,资历浅,说实话人家都不太爱带着你玩,那个圈子是很现实的圈子,我跟我们同学来往非常少。

澎湃:

你在接受采访时说,和王石彼此印象都不太好?

田朴珺:

他对我的印象好不好我不知道,你要去问他。但我对他的印象不太好。

澎湃:

你说他对你的演员身份可能不太高看?

田朴珺:

不是,他是知道这个女孩当过演员,还做地产,他觉得很奇怪这个身份定位。一个演员懂做地产,这是什么逻辑啊。好像一个数学老师是一个烤红薯高手。但是后来通过接触,他自己都说,如果有一天谁说我挣钱容易,他会跟谁急。

澎湃:

什么时候擦出火花的?

田朴珺:

品质吧。慢慢了解,就跟所有人一样。我不会因为你是大佬,我就想做你女朋友。对我来说,也有其他选择的机会。

澎湃:

跟他接触的时候有没有了解他的婚姻状况?

田朴珺: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单身。

澎湃:

能不能谈下你现在实现的和没实现的梦想?

田朴珺:

说说我的梦想吧,我的梦想是造福人类。这不是空话呦,这真的不是空话。

我可能从小受妈妈的影响,她是一个特别虔诚的佛教徒。乔布斯,他的贡献,不是缔造了市值那么大的苹果公司,That s nothing。他的贡献在于把人的生活习惯变得更美,更加丰富。这是我觉得乔布斯伟大的地方。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我的契机,为这个社会做贡献。

田朴珺保持着经济上的独立,这是她认为女性保持独立的重要条件之一,另外一条是思想上的独立。

股票配资
N-甲基吡咯烷酮
PVC打井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