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克瑞斯阿吉里斯管理学家

2018-12-07 00:19:08

克瑞斯·阿吉里斯管理学家 ——

阿吉里斯提出的应用理论的模式主要包括这样几个方面:主导价值观(governing values),是行动者必须满足的价值观,我们可将它们视为具有弹性的而且人们可以接受的一个范围(acceptable range);行动者为了满足主导价值观,会采取一系列的动作(sequences of moves),即行动策略(action strategies),他们相信自己所采用的行动策略将会导致所期望的(intended)结果;但如果事实上结果偏出了原先人们所能接受的范围,行动者就必然会针对这些并非其所期望(unintended)的结果给予主导价值观及行动策略的反馈,重新设计并采取修正后的行动策略,直到将结果拉到令人满意的范围内为止。在这个过程中,行动的结果不论是否是行动者所预期的,都是由行动者设计而来的,因为行动策略不只依赖行动者本身的应用理论,同时也仰仗行动者对行动接受者的应用理论所做的预设而来。

应用理论模式Ⅰ

阿吉里斯在70年代,概括出应用理论的模式Ⅰ(Theory-In-Use ModelⅠ)。这个模式有四个主导的价值观:

①实现预期的目标;

②收益化,损失小化;

③抑制消极的感受;

④按照自己认为理性的方式行动。

从上述主导价值观中,可以得出一套普遍的行动策略:

①在不鼓励质疑的情况下提出自己的观点;

②评估他人的想法和行动以及自己的想法和行动,单方面保留自己的面子和他人的面子;

③为自己正在试图理解的任何事物寻找原因。

可见,模式I的行动策略主要在于提倡、评价和归因三个方面。不鼓励质疑,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和权威;评估他人和自己的想法和行动,是为了行动的可行性;寻找原因,是为了满足理性化的要求。这种应用理论模式,表现出的效果,是抑制、排斥人们对行动的质疑和检验,模式I应用理论下,人们的行动要求当事人进行防卫性推理,就是使用隐含状态的不对他人公开的前提和推论进行因果推理,并且由这些前提和推论不断检验他们的自利和自我封闭的论断。用事例能说得更通俗一点,假如某个领导要指出员工的绩效问题,他在表达时肯定先要假定这个员工对他的谈话是否抗拒,而这个假定又是不能对员工公开的,不管员工的反应符合或不符合这位领导的假定,领导都要选择有利于自己的行为。该领导的这种行为,就是阿吉里斯所说的防卫性。而员工对领导的批评,也会用自己的理解来进行因果推理,这种推理同样是不对该领导公开的,该员工的行为同样是防卫性的。

当人们处于一个具有潜在威胁或困窘的环境时,很容易产生应用理论模式Ⅰ所表示的特征,即倾向于采取控制他人、保护自己的行动策略,并且将错误的都归因到他人或环境的缘故,而非自己的缘故。采取这种行动策略可能会表现出这种防卫性,如隐藏自己对他人的真实评价,做出各种保留双方面子的行为,尽可能避免造成使人困窘的情形,蓄意隐瞒事实,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以及用一种不鼓励别人探究的口气等。这种行动策略的结果就是增加了组织中的误解和不信任产生的可能性。另外,防卫性推理的应用还会抑制对防卫性推理本身的质疑,而此时,恰恰是个体与组织都需要有效沟通、公开检验和不断改进的时候,不断采用应用理论模式Ⅰ的行动策略,很可能会造成防卫性的人际关系与团体关系,造成彼此之间不信任,甚至发展为恶性竞争的工作环境。并且因为抑制了对防卫性推理本身的质疑,问题得不到纠正,情况会越来越严重。这样的状况必然会严重影响组织及个人的发展与进步。

应用理论模式Ⅱ

为了帮助人们认识到应用理论模式Ⅰ中存在的缺陷和导致的严重问题,阿吉里斯针对“介入研究者”(组织内部的干预型研究者而非组织外部的中立型研究者),提出了另一种模式。即应用理论模式Ⅱ(Theory-In-UseModelⅡ)。模式Ⅱ以人们的名义理论为开端,通过介入研究者的作用,使组织中的员工学习一系列新的技能和一系列新的主导价值观,帮助员工把他们的名义理论转换成实际的应用理论。其实,许多经理都程度不同地信奉模式Ⅱ的价值观和技能,这一模式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完全陌生的。阿吉里斯的贡献在于通过模式Ⅱ提出了融合名义理论和应用理论的途径。他指出,人们并不排斥他们的名义理论所确立的价值观,但到目前为止,经验表明,很少有人会不折不扣地按照他们的名义价值观和技能来进行日常活动,即名义理论并不真正支配应用理论,而且人们通常也意识不到这种局限性的存在。

应用理论模式Ⅱ的主导价值观是:

①保证信息的有效性;

②具有抉择的自主权和自由度;

③对自己的抉择具有内在承诺,即为了检错与纠错而对选择的贯彻执行时刻保持监控。

从上述主导价值观中,可以得出对应的行动策略。这种行动策略的核心是对名义理论和应用理论的吻合程度进行不断验证和纠偏,这就要求所有参与者可以共同分享设计与执行的权力,鼓励彼此暴露出与对方相冲突的观点,并在公开的场合中提出可被直接观察到的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说法、彼此互相验证。

在模式Ⅱ中,要求人们进行创造性推理,这意味着推理的前提假定是明确的而不是隐含的,由这些前提得出的推论也是明确的而不是模糊的,结论的得出也是以独立于行动者本身所使用的逻辑方式来进行检验的。这与防卫性推理截然不同,这里用的逻辑不是自己设定并自我遵守的,而是公诸于众的。传递的信息不是混合的,而是清晰的。这样的行动策略能够公开解释行动者如何做出评价或归因,并表现出他们如何鼓励其他人进行质疑和检验。因此,这样做所产生的结果将有助于降低组织内防卫性的人际关系和团队关系,并且赋予组织成员高度自由的选择权,培育他们的创新性与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采用模式Ⅱ会形成组织的渐进式改善,组织的改变是具有成效并与时俱增的。

阿吉里斯认为,虽然人们的防卫性推理是习惯性的,很难改变,但应用理论模式Ⅱ可以通过介入研究者的工作,帮助组织成员清楚地认识自己的推理过程和行为方式,发现其中的问题,并进一步学习如何在实践中进行改变,即应用自己的名义理论,达到改变防卫性推理产生的矛盾状态,实现名义理论和应用理论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应用理论模式Ⅱ可以有效解决组织中存在的大量问题。

把应用理论分为两种模式,仅仅是为介入研究者提供了一个相应的理论框架,如何进行研究设计,还需要具备一定的前提并遵循由这些前提所确定的规则。

①发现组织的应用理论与模式Ⅰ相一致的程度;

②发现组织在处理阻碍性或威胁性问题时应用防卫性推理的程度;

③发现组织的名义理论与应用理论的差距;

④发现组织怎样设计自己没有遵守却以为自己一直在遵守的行动规则,而且当事人没有意识到行动规则不被遵守的事实,反倒以一种阻止发现这种差距和无意识的方式在做事。

与舍恩发明介入“行为科学”研究法——“左右栏例法”

要想与学者式的中立研究不同,就得另辟蹊径。阿吉里斯和舍恩发明了一种行为科学的新型介入研究方法—“左右栏案例法”。在这个方法中,要求每个进行介入研究的员工设计一个案例,即用一段话描述一个主要的组织问题,并假定自己可以和组织中的任何人进行谈话以解决这一问题,员工根据自己以往在组织中的工作经验和人际交往经验,想象出相应的话语来描述这次谈话的内容以及自己所准备使用的行动策略,进而对防卫性加以检验。具体做法是:将一张纸分成左右两部分,在右栏写上自己准备怎样开始谈话,准备实际说些什么,接着写上自己认为别人会有怎样的反应,会说些什么;另外,在左栏写上自己的真实感受和观点,以及由于各种原因而没有说出的观点和感受。两相对照,立即就可以看出那些是被隐藏起来的想法,而这种隐藏会产生什么样的防卫效应,会与名义理论导致多么大的背离程度。这种方法的使用,的好处是可以产生直观的资料,表述出人们的真实想法和实际行动。它实际上是将人们的隐性推理方式公开出来,可以帮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自己在日常工作中是如何推理和行动的。由此,可以为后续的改变和学习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这种对组织中应用理论的研究和改变,并非只有介入研究者来进行,被研究者也不仅仅是参与者,相反,他们应该是研究的主体力量,而介入研究者只是为组织及其成员提供一种理念上和方法上的指导,帮助和鼓励他们检验自己的推理过程和行动过程,创造机会引导他们将自己的名义理论转化成应用理论,以解决组织中存在的问题。并且,这种理念和方法终会被组织及其成员完全接受和掌握。在以后的发展中,组织及其成员就可以自己进行这种“研究工作”,检视组织中的问题,促进组织的发展,而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这也是“行动科学”理论为宝贵和魅力的地方,是阿吉里斯这位管理学大师对管理学发展的一项伟大贡献。

阿吉里斯的“行动科学”理论,实际上蕴涵着这样一种新的管理理念:人是具有自主能动性的,他们完全可以进行并胜任自我管理。所以,理解阿吉里斯的理论,首先需要明确,组织外部的咨询者及研究者,甚至于组织内部的管理者,都不是管理的主体,对于组织成员来说,学者和经理的角色和任务,就是引导和激发员工自身作用的发挥,而非控制。其次需要明确,组织成员应自觉意识到他们自己在组织管理与发展中的主体性,设定自己的发展目标并掌握实现途径的自主权,可唤醒他们的积极性。正是这样一种思路,把个人与组织的关系融合起来,也为阿吉里斯自己提出组织学习理论奠定了基础。

定制健身运动包
硅藻泥加盟
英语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