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南信息港 > 网络

三八节盘点银幕经典女性角色秋菊不美却

发布时间:2019-06-16 16:55:34

三八节盘点银幕经典女性角色 秋菊:不美却执着

伴随着《新龙门客栈》的重映、《泰坦尼克号》的归来以及《星愿》等一系列华语电影的重拍,人们似乎越来越怀念那些银幕上的经典角色了。正值三八妇女节,不妨来看看中国银幕上的十大经典女性,柔美、执着、理性、优雅、清纯……其实都有典范在。(龙迎春 周昭)

秋菊:不美却执着

电影:《秋菊打官司》

饰演者:巩俐

素描:红棉袄,大肚子,头巾包裹着一张嘴唇干裂的脸。

巩俐自出道以来演过那么多的戏,但是在中国电影百年时评选的百名经典角色中,她却只有《秋菊打官司》和《红高粱》两部作品入选。而巩俐自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不止一次地回应说,自己塑造过的角色中,喜爱的还是秋菊:“不是说近年来的作品不好,只不过秋菊这个角色的性格、外表、内心都是我喜欢的。”

其实,秋菊或许是巩俐塑造的人物里丑、笨拙的。一身花棉袄,基本全程挺着大肚子,走路撇开两条腿,毛巾包裹着的脸庞粗糙、暗哑。然而,这个普通的农村孕妇却因为她的执着让人印象深刻。为了讨一个说法,不断的奔波。执拗、自尊、自强和自信以及难得的法制观念的觉醒,让这个农妇在中国电影百年长河的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她不会是美的,但是她真实,她是执着美的典型代表。

影片末尾给了秋菊一个特写——一张平静的脸。脸上或许有无奈、有失落,但眼神坚定,告诉你她不会向困难屈服。

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

苏丽珍:无法超越的优雅

电影:《花样年华》

饰演者:张曼玉

素描:卷曲的短黑发、合身的旗袍、即便拎着一只不锈钢的保温桶也迈着得体的步伐。

旗袍是中国女性在国际舞台上的标准装备,但是国人对于旗袍的美似乎遗忘很久了,直到张曼玉在《花样年华》里连换了26套旗袍,才雕刻出了女子的全部风情。没有奔放的暴露,布料从高高的立领一泻而下,只有侧面开衩的部分时隐时现地亮出美腿。典型的中国式闷骚。然而,那一份疏影横斜的光影中衬托出来的孤傲却是低头走在老巷里也让人流连的美。

苏丽珍,几乎成了一个符号。她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代表:一种汇聚了月份牌、花露水和乱世无奈的香氛、一种孤独的优雅。尽管同样描写那个时代的电影并不少,但没有一个女子能够如苏丽珍一样,在王家卫轻描淡写的故事里给观众烙下印记。她让人们发现,旗袍不仅仅是一件衣服,事实上它带给你的还有不同于随意的西式服装的拘谨,举手、抬足、那怕是用手轻轻掠过发梢都有与之配合的姿势,而这正是属于东方女性的独特的优雅。

徐静蕾饰演的职场精英杜拉拉。

杜拉拉:知性独立的中产阶层

电影:《杜拉拉升职记》

饰演者:徐静蕾

素描:挽起西装的袖子,即便穿着高跟鞋也能在格子间里健步如飞。

在小说里杜拉拉是典型的中产阶层代表,她没有背景,受过较好的教育,靠个人奋斗获取成功。小说中杜拉拉在外企的经历跨度八年,从一个销售助理成长为一个专业干练的HR经理,历经了各种职场磨炼。事实上,在电影里,杜拉拉的职场磨炼并不多见,而徐静蕾的表演也一度引发争议。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杜拉拉成为中国电影里现代独立职业女性的代表。

因为她对于事业、对于感情的抉择太具有代表性。在这样的时代,事业与情感之间越来越有关联。选择独立或者选择依靠都不是问题,关键在杜拉拉所代表的现代女性的处境。

《纵横四海》剧照。

红豆:那一份的艳丽甜美

电影:《纵横四海》

饰演者:钟楚红

素描:乌溜溜的大眼睛、甜美的笑容,聪明灵巧。

为经典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子,能够有“红豆妹妹”这样的风情,当是何等幸运。即便他坐在了轮椅上,她已经嫁作他人妇,依然可以共舞一曲探戈。

她有着的艳丽并甜美、纯情,一个笑容就让多少男子夜不能寐。即使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不能理解钟楚红为什么在时期突然宣布息影,但她的甜蜜,十年之后,依然让人无法忘怀。她就像一颗熟透的樱桃,丰润、轻灵,举手投足之间倾国倾城。亲情、友情、爱情在嬉笑怒骂里纠缠。或云淡风轻、或刻骨铭心,但总之,终的红豆幸福地生儿育女,过着现实的生活。这是多少美女看不透得不着的结局。尽管现实中的她并没有选择生儿育女,但在《纵横四海》里她演绎了一段完美的人生。

风骚的“金镶玉”。

金镶玉:风骚入骨亦豪迈惊亾

电影:《新龙门客栈》

饰演者:张曼玉

素描:金钗布裙、斜倚着、眼波流转。

在朔风洗涤后的荒芜大漠里,有个至情至性的老板娘,她就是经营着龙门客栈的金镶玉。她风骚入骨,豪迈惊人,可以陪你坐在屋顶聊天,可以杀人越货、给你“人肉包子”好似不过是下了一碗面条。她那一身打扮在黄沙掩映下并不精致,有着浓重的沙尘味,但是却有一股学不来的妖娆风情。

与周淮安的一夜风流,放荡之间顾盼生彩。然而她又有一份割不掉的情,一把笛子,刻满思念。若不是这个黑店老板娘,整部电影将会缺少生气和野性。在这里,张曼玉不是后来在《花样年华》中穿着旗袍优雅走过的女子,也突破了往日的天真、活泼,将荒漠野店里的风骚老板娘金镶玉演得活色生香,令人叫绝。以其精湛的演技演活了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为这场血雨腥风的武林浩劫平添了几分浓艳和从容,她的每一个回眸、每一次转身、一颦一笑间都光华毕现。

清纯的“招娣”。

田招娣:扎着小辫的活生生的青春

电影:《我的父亲母亲》

饰演者:章子怡

素描:粉红色的小棉袄、大红色的围巾、黑白分明的眸子、扬起的两条小辫。

这是不同于现代小清新的清纯。桃红色的小棉袄,干净的脸,黑白分明的眸子还有两条不太长、甩来甩去的辫子……这是《我的父亲母亲》里让人难以忘怀的少女时代的母亲。

在老照片里经常可以翻到父母的旧相:小小一帧黑白的照片里,母亲不是齐眉短发就是两条小辫。《我的父亲母亲》里章子怡的造型让这个被定格在黑白旧照里的青春鲜活起来。她是属于上世纪50年代左右的青春,也正是因为她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青春女性,所以她让人难以忘怀。

章子怡的表演并不高深,这是她入行以来为出色的表演,但同时也是本色的表演,是一场鲜活的青春的展示。活生生的青春加上简单的造型,那就是让你迷恋的甜美。

“紫霞仙子”朱茵。

紫霞:永远的梦中情亾

电影:《大话西游》

饰演者:朱茵

素描:长发、衣袂飘飘,一转头的惊艳伴着隐隐传来的手铃声。

如果年华不会老去,紫霞仙子便是世人心中永远的梦中情人。她单纯,心无杂念,从不求在宝马里哭泣,只希望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那个能够拔出剑来的勇士。她对于爱人的期盼非常简单——一个让她崇拜的男子,有一天驾云来接她。她从不操心被爱人接走之后会有平淡无奇的生活。她只梦想在一起。

她的美自蓦然回首的那一瞬间就定格在了男人的心里。

《胭脂扣》剧照。

如花:自古痴情空余恨

电影:《胭脂扣》

饰演者:梅艳芳

素描:一身旗袍、艳丽的红唇、黑色丝绒的鞋,走在晨雾里的女鬼。

自古痴情空余恨。痴情的女子有太多,但是没有人想到梅艳芳会把一个痴情的女鬼演到让人无法遗忘。《东方三侠》里爽朗的大姐曾让梅艳芳在银幕上魅力四射,但她为出色的还是《胭脂扣》里的如花。

五十三年后,已是女鬼的如花兜兜转转,历经波折终于寻得苟且偷生的十二少时,她在他耳边轻哼:“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只此一句,便唤醒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如烟的繁华梦散,阴阳两隔再聚首,回看当年,一个是绮年玉貌,另一个却是垂垂老矣不复当年的翩翩少年郎。

梅艳芳饰演的如花轻易描摹了痴情女子的前世今生。可叹、可怜。只是世人始终勘不破这个“情”字,于是痴情女子前赴后继。然而,在奔赴爱情之前,不妨也看看如花吧。

《滚滚红尘》剧照。

沈韶华:隐忍而婉转的才女

电影:《滚滚红尘》

饰演者:林青霞

素描:齐肩的短发,蓝色的旗袍,坚定而紧闭的嘴唇。

这是一个太复杂的角色,林青霞饰演的角色叫沈韶华。事实上,她隐射的是张爱玲。而写下这个人物的是三毛,因此,这个角色被认为是三毛、张爱玲以及林青霞的混合体。

这部终成为三毛遗作的电影,很容易让人想到张爱玲与胡兰成的一段情。女作家沈韶华,由于父亲对母亲不爱自己的仇恨,也反对她的自由恋爱,将她幽禁在阁楼里多年,自杀未遂,只是在幽闭中写着一本关于《玉兰花》的小说。多年以后,变态的父亲死去,她获得了自由,靠写小说为生,而时代已不同,日本人占领了上海。有一天她邂逅了知音——秦汉饰演的章能才,两人相爱,只是章能才的汉奸身份,注定这份感情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只是相拥时刻的温存彼此都感到幸福。

沈韶华大约是为经典的在爱情中挣扎的才女形象。欲说还休的等待、隐忍、自叹、婉转,都在林青霞饰演的这个人物里淋漓尽致地表露出来。

萧芳芳在《女人四十》中。

阿娥:平凡温情的家庭妇女

电影:《女人四十》

饰演者:萧芳芳

素描:家住旧楼、性情火暴。

这是在中国常见的女子。她住在旧楼里,性情火暴。奔走于家庭、公司之间,处处精打细算。婆婆的突然病逝令公公变作痴呆老人,弟媳又不愿意伸手帮忙,伺候公公的重任只能她一肩担。即使日间将公公送去老人看护所却也一样不能省心。而给她带来诸多乐趣的工作也因碰上年纪轻、能力强的竞争对手,而让她如履薄冰。

这是平凡的家庭妇女的写照。然而萧芳芳的演绎却让这个家庭主妇在坚韧和偶尔难免的抱怨中流露出阵阵温情。

便是这样的女子在支撑着无数家庭,她们是家庭的主心骨。

妊娠疾病
如何在手机上开微店
微信个人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